Flournox

说好的摘抄羞耻play

交换问卷的时候心友觉得太羞耻了让我把摘抄撤了,所以完整版的就放这里啦2333333

完整版问卷:http://verdancy.lofter.com/post/1b1e8d_dcdf8e

   

Q:最喜欢你的搭档( @青山为雪 )文风的哪里?

A:画面感!人物的心理状态!H的时候的那种张力!还有搞笑梗(

没图说个蛋!我来摘抄一下!


尽管看不清楚,但他依然能想象到那褪色的鹭灰织物沐浴着恒星光时的样子,那画面他见过无数次。接着被拉住衣领的人俯下身来,顺理成章地亲吻他的双唇。

⋯⋯

叶修就着这个居高临下的姿势回应着对方突如其来的吻,手指深深插进他脑后的头发中。这个吻既不急切,也不含太多情欲;他们平静地探索着对方,就像一直以来那样,那是被遥远的距离、绵延不绝的战火、时刻准备着的生离死别、还有从不软弱的两人所掩饰,彼此不曾察觉到的温柔。

——《一块新鲜的腿肉(一)》


挑逗着他的这双手或许是联盟最为传奇的东西之一。它们握过磁冲枪与高分子猎刀,驾驶过战机与近地面防卫器,指挥过一整个在宇宙中驰骋的舰队,也曾将至高的勋章别到胸前。这双手沾染过硝烟与鲜血,见证过生离死别,而它们在唤起愉悦的时候,仍然表现的足够出色。

出色到了简直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

——《一块新鲜的腿肉(二)》


“——谢谢你。”张佳乐语气微微干涩地说,“这对我很重要。”

他看起来可真的有点难过,罗辑想,好像抱着点一碰就破的希望一样。

——《让专业的来(五点二)》


刚一接触到,那只手就以比他更大的力道反握住了他,就好像他是个超大号钱包似的。

穿过狂风和黑暗,他们不约而同向彼此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

——《让专业的来(六点二)》


我其实还是怕鬼,张佳乐想,但是怕有什么用呢?他再也没有一个害怕的时候可以半夜跑到对方卧室里蹭床睡的搭档了。

⋯⋯

他看着头顶的星空。那些星星在虚假的天穹显得辉煌灿烂,但光线到了大地上却变得这么黯淡,甚至没给他一个让眼睛湿润的机会。

⋯⋯

对方没再说话,只是那么坐在他身边。张佳乐想象着,他说不定就跟当初一样伸直两条腿,把手撑在背后,半睡半醒地坐在坡道上。他自己躺在旁边,晴天的时候挥手驱赶偶尔掠过的小飞虫,黄昏里用花扎成歪歪扭扭的大剑,夜里对着星座图胡乱辨认天幕上的星星。他在绵延不尽的风吹过野草的沙沙声响里,在驶向末路的大地之船上,在晨昏交替的天穹下面。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却什么也看不到。

——《让专业的来(七点一)》


乔一帆走过码头的时候天气正好,晚秋少见的阳光慷慨地照拂着这个多雨的城市,就连那些有着圆滚滚肚子的海鸥也看着比往常更有精神。他越过冰淇淋店门口的长队,从贩卖刚捞上来的新鲜鲑鱼的那些摊子前面走过;对着那些在日照和海水下呈现出熟铜般光滑色泽、宽阔友善的面孔上露出的笑容,他用年轻人特有的愉快神色打过招呼,就步伐不停地向泊满游船与小艇的浅港走去了。

——《世上之盐》


这时候旁边传来水花泼溅的声音,有几尾鲤鱼一样的东西就像在水中游动那样,摇头摆尾地从空气中游了过来。叶修目瞪口呆,不知怎么地想起中学课本里那句“潭中驴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因为默写的时候把鱼写成了驴遭到老师怒斥,他至今对此印象深刻。

一条鲤鱼游到他身边,绕着他转了一圈,忽然说话了:“是活人呀!”

“是活人!”“是活人!”它的同伴们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道。

⋯⋯

一阵朦胧不清的光雨掠过他们眼前。叶修仰头看去,无数奇形怪状的存在从黑夜里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出来——穿着西装的豹头人,全身挂满藤条的小姑娘,成群结队的无头尸,教科书式的半透明鬼魂……他们全都向着一个地方前行,渐渐地没入那挂着横幅的大门里面了。

“哥一定是在做梦。”叶修喃喃自语。

——《百鬼夜市(上)》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