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urnox

【双花】流光

*原作背景,假定张佳乐入选国家队代表中国参加世界联赛

*乐乐视角


帝国大厦,八十六层观景台。

天空如同幕布,衬托着午夜十二点这座城市的灯火通明。人工制造的灯光完全取代了这片夜空下的群星,天地交界变得模糊,又或者所谓边界从未存在,他所看到的不过是宇宙无限延伸的一角,然而张佳乐觉得自己正站在世界的中心。人类的历史,文明的演进,那些在他出生之前就留下的脚印,还有他离开很久之后也不会止息的浪潮,都随着无数的光点汇成了河,淌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而后向远方奔流。

这个世界就在他的脚下铺展开来。

他想自己终于是站在这个地方了。美国,纽约,国际荣耀竞技联赛。明天他将作为中国队的一员代表国家参与全球最高水准的电子竞赛,对于一名职业选手,已经没有比这个舞台上的胜利更加值骄傲的事情了。

相比之下,四次亚军、十年无冠的遗憾,离开百花、加入霸图的决绝,那些曾经一度令他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光明的窘境都显得那么遥远而微不足道了。就好像一局堆得快要到顶的俄罗斯方块忽然因为一个四格长条的出现而获得转机一样,此前失误时积累的所有懊恼不甘都烟消云散了——在漫长黑暗的隧道里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磕磕绊绊走了那么多路,他终于站在了明亮的出口外,一座不夜的城市,一个盛大的舞台。

从确定了入选名单起整个中国队就进入了高强度的集中训练,张佳乐每天过得忙忙碌碌,看录像作分析完善百花式打法的同时还要思考新的战斗方式应对其他国家队伍的特点。他忙得像个二十四小时不停转的小陀螺,就是做梦都梦见自己穿越到了百花缭乱的身体里进入了最近训练用的地图。紧张的集训节奏让他没有空闲去思考一些事情,可是现在大脑一下空闲了,有些东西就止不住地从意识深处翻涌而来。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放下了,比起代表国家参加世界联赛的殊荣,四次和冠军擦肩而过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是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怎样的荣耀都无法弥补错过了某些人、某些事的缺憾。就比如,如果最终他能够捧起奖杯,他最最希望站在他身边的人已经不可能和他一起夺冠了。

有时候他特别羡慕张新杰和苏沐橙。能够和自己踏入职业联赛起便站在身边的人一起登上顶峰,比起梦想实现的欣喜,更多的会是无以复加的骄傲自豪吧?因为是自己、还有自己的搭档一起站在这里,才终于两个人一起得到了最高的荣耀。可是他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繁华血景已经不可能在这个舞台上重现了。

他忽然特别想要听到孙哲平的声音,听到他告诉自己,他还没有放弃,就算无法坚持长时间的比赛,无法在豪门队伍效力,无法进入国家队代表国家参赛,他还是那个冲在百花光影的最前端,为身后所有人劈开道路的狂剑士,从他们相遇时就未曾改变。

“喂?乐乐?”手机那一段传来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张佳乐忍不住勾起嘴角:“嗯。”

“都快十二点了吧?还没睡?你明天要上场的吧?”

“是啊⋯⋯就是有点烦躁,出来散散心。”

”在哪呢?“

”帝国大厦。“

”你还跑得挺远啊,”虽然看不到,张佳乐却听到了孙哲平声音里的几分笑意,“怎么样,风景不错?”

“特别好看,感觉就像是站在世界顶端一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震撼——某种更加原始的、博大的、亘古不变的、与流光一同连接了整个世界的事物充斥了他的胸腔,张佳乐抓紧了他胸口的衣服,转过身靠在护网上,觉得如果不这样的话有些话语就要不受控制地溜出他的喉咙。

“提前体验拿世界冠军的感觉?”

“不是那个世界顶端,“明明知道对方看不见,张佳乐还是摇了摇头,却又说道,”不过也差不多吧。”

“老孙,孙哲平——”他忽然特别不甘心,却说不出口。张佳乐比起第九赛季、第七赛季、甚至是第三赛季和第五赛季在最后一步失败时更加的不甘,因为孙哲平是明明和现在在这个城市的所有人一样有资格站在游戏竞技顶端的人啊,可是他还一句话都没有说,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为对方感到惋惜?

“怎么了?”

“你说啊,明明都站在这个地方了,即使明天输了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了,为什么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啊?“

“少了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我靠不是钱!“张佳乐简直想要以头抢地,为什么对方总是在这种煽情时刻说这种煞风景的话?以为自己是风景杀吗?“少的是你啊!!”

“少了吗?”

然后张佳乐看到孙哲平从大厦室内推门而出。他半张着嘴,看着对方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揣回兜里,完全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现在不少了吧?”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本来就被楼顶的风吹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更乱了。

张佳乐抓住对方在自己头顶乱摸的手,掌心特别温暖,他拉了下来却没敢再握着:“你怎么在这儿?”

“你不是说你在这儿吗?”

“不是说这个,我以为你在国内!”

“你们来打比赛,我就来看看呗。”孙哲平耸了耸肩,好像两个国家之间隔着的一万多英里不存在一样,不过是打个的就能跨越的距离。

“风景确实挺好。”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侧脸被城市的灯火打上了柔光特效,他忽然觉得他们都回到了好几年前,第三赛季,不,第一赛季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看着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扫地焚香在赛场上大杀四方,握着拳头许下明年上场要横扫联盟的约定。

一个没有完成的约定。

“是最好的舞台啊。”张佳乐也转过头,双臂撑在围墙上说道。

“你还在纠结什么呢?”他听见孙哲平这样问也并不惊讶,反正很多事情都瞒不过他。不论是离开百花时的绝望还是加入霸图时的愧疚,这回大概也会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吧?

他于是开口道:“如果——”

“——我也在队里就好了?”

张佳乐转过头看着孙哲平,孙哲平也看着他。张佳乐觉得自己无法直视对方的眼睛,却也无法回避。

所以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是啊,没有办法和你一起拿到冠军,可能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不是都说过了么,你想要得到冠军,和这些都——”

张佳乐不想再听他的说教或者开导,他听了太多次,很多的话早已经听进了心里,付诸于行动中。他知道孙哲平想说他不需要因此而迷茫,因为想要冠军的心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因为生为职业选手就注定了要向着冠军踏上征途,可是他想说的和那些都没有关系:“——你听我说完。”

孙哲平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张佳乐看着这个他曾经的队友、现在的对手和朋友,觉得如果自己有失败了那么多次依然能够继续前行的勇气,那么他一定可以看着对方的眼睛毫无保留地说出他想要说的所有的话语。

“孙哲平,”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我想要你在这里,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代替你的位置。的确我想要拿冠军,和队伍也好、和队友也好,和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可是我爱你,与你有关。”

延迟了太久的告白同呼吸间的白雾一般消散在夜色中。

张佳乐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孙哲平的时候就决定了要在一起拿到冠军后告白,可是孙哲平受伤退役、再然后一次次与冠军失之交臂。到现在,他已经拥有了很棒的队友,已经进入了具有国际比赛资格的队伍,对于孙哲平无法作为队友站在他身边,更多的是遗憾而非执念。只是他一直都没能在恰当的时机说出恰当的话语,他想这大概也是运气使然。

“本来想要等你们拿了冠军再说的,结果叫你抢了首杀,”孙哲平撸了把头发,稍稍撇开的眼神透露了些许的措手不及,张佳乐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有点想笑,却立马被下一句噎了回去:“我爱你啊,张佳乐。”

——但或许他从来就不需要依赖运气,因为有些话语注定得到回应。

孙哲平拉过张佳乐的手,十指连心,张佳乐连心里都暖了。

他们在帝国大厦的顶端接吻,脚下是一座不夜的城市,一个盛大的舞台,光芒汇成了河流分别通向远方,也一定会在远方重新相遇。

所有的河流都必将流向大海,微小的光明也必将撕裂黑暗。


END


国内2014第一天,加州2013最后一天,依然奋战在双花第一线的我!呜呜呜新的一年也请给我更多的孙哲平更多的张佳乐还有更多的孙哲平和张佳乐!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