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urnox

[双花]一块蒸熟的腿肉

惊闻这是心友近来最后一次写肉 简直心痛 不是我说这事儿大家评评理啊(悲痛脸

青山为雪:

迟来的祝贺,心友  @Room 1029 生日快乐!

虽然为了满足你的点菜我已经尽量抛弃节操了,不过还是不太肥……小小一碗汤,这里是开头,全文在链接里

————


张佳乐被扶进电梯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了看被按亮的楼层号。他喝了点酒,晕晕乎乎的,不过还是一眼看出不对劲来。

“你按错楼层了。”他喃喃道。

孙哲平勾着他的肩膀:“没错。”

“不……不是十五楼。”张佳乐头晕目眩,磕磕绊绊地说,“我住十六楼。”

“是啊。”孙哲平不为所动,“我住十五楼。”

张佳乐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你也住这家酒店?”

孙哲平耸了耸肩,换来对方一记怒视:“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就这几天。”他耐心回答。

电梯叮地一声,门打开了。张佳乐显然还没完全清醒,一边咕哝着“谁管你,我要回我自己房间”,一边晃晃悠悠走到了十五层的走廊上。

孙哲平好整以暇地跟在后面,离得不太远,以便他万一不小心摔倒可以及时扶住。张佳乐照着住了这些天的习惯来到房间门口,抬头一看门牌号不对,就戳在那儿发起了呆。

他扭头看着后面的孙哲平:“喂,我房间在哪?”

孙哲平忍着笑,刷卡打开了斜对面的门。“在这,”他招了招手,“进来吧。”

张佳乐磨磨蹭蹭走了进去。这是个套间,小客厅的窗户开着,一阵冷风从外面席卷过来,他打了个寒颤,精神了点。当他看到孙哲平的时候顿时一惊:“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孙哲平抱着手臂:“醒醒,这明明是我的房间。”

张佳乐彻底清醒过来了。他本来喝的也不多,刚刚有点昏头,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刚刚都干了些什么。他白了对方一眼:“挺能耐啊,一声不吭在我楼下住了这么些天?”

他醉意没散,眼角微红,瞧着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想我了没?”孙哲平问。

张佳乐:“呵呵。”

他到茶几边给自己倒了点水,一口喝完,搁开杯子坐进沙发里头。孙哲平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被他一把扯住了衣领。

“你长那么高干什么。”张佳乐说。

他拉着对方衣领往下,孙哲平也顺势俯下身来,被他结结实实吻了一下。

两个人倒在沙发里,张佳乐被一米八的大男人往下一压,感觉就跟迎面被老虎扑了满怀似的。他把手伸进对方的衬衫里,没章法地胡乱摸一气,仰着脸去亲孙哲平的耳朵。过了会,他往下一摸:“看样子你挺想我。”

孙哲平说:“借酒装疯啊你。”

张佳乐切了一声,用膝盖把他顶开。“我去洗个澡,”他从沙发上爬起来,上衣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弄开了一颗,连着一截线头晃晃荡荡挂在领子上,“老老实实等我啊。”

“你不觉得我们有点事情要解决一下吗?”孙哲平问。

张佳乐瞄了眼他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

“不觉得。”他严肃地说,“你可以自己解决。”


【这次就不和伟大的屏蔽意志抗争了,两个链接试试哪个能戳开→不老歌汤不热

评论

热度(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