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urnox

【肖王肖】人工星辰泰尼格拉斯

*收录于肖王肖合刊《魔法齿轮驱动机》

*OOC都算我的


从昨天早上开始,莱特宁的光就像被风缠裹的蜡烛一样,忽明忽灭。街上的人们抬头时纷纷露出了忧虑的神情,好似真的担心莱特宁会像蜡烛一样熄灭。可是莱特宁怎么会熄灭呢?从我开始记事的那一天起,莱特宁的光一直如此耀眼明亮。

肖时钦在傍晚的时候借着梯子爬上了洞顶。比我小一些的孩子还会因为很少见到那个巨大的梯子而欢呼雀跃,但我已经见过太多次了。他经常在人们入睡的半夜偷偷架起那个云梯,检查莱特宁的“状况”,机械师总是能够察觉到我们所留意不到的、人工星辰偶尔而微小的异样。

我蹲在下头,看着他在上面敲敲打打,时不时掏出一两个我从没见过的诡异仪器,我觉得既有趣又有些困惑。难道他也觉得,莱特宁病了,莱特宁会熄灭么?

 

肖时钦是两年前来到莱特宁的,那个时候他的鼻梁上就已经架着那副奇怪又可爱的眼镜了,身上也披着那件皱皱巴巴的白大褂,背包鼓鼓囊囊的,里面尽是些稀奇古怪的机械。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肖时钦,他站在我父亲的书房里,就好像站在他自己的实验室里一样自如。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本书籍,迅速地翻阅着,将一些摆在一侧,堆成了高高低低的书山,另一些则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最后书架上只是多了几个原本摆放了书的空洞,而那些没有被取出的书籍都被归还了原位,像是从未被取出过一样的整齐。

我觉得他可真是个怪人。我知道父亲的书房里有些什么书,因为每一本我都翻开过,努力辨识里面复杂晦涩的古文字,想要弄明白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却总是百思不得其解;偶尔有一两本我能够读懂的,都被我拿回了自己的房间,摆在了我自己的书架上,那里是我的收藏馆,摆放的都是我最喜欢的书。

我告诉肖时钦我的房间里也有书,可他来看了,却一本也没有带走。这可让我有点不开心,难道他觉得我父亲的书比我喜欢的书更有意思吗?

肖时钦笑了笑,这让我更生气了,可是他接着说道,不,你的收藏比你父亲的有意思多了,这些都是人类还生活在太阳下的时候所写出的最浪漫的作品,真可惜,我们在失去了太阳之后竟然也失去了创作的灵魂。

太阳,这个词有点耳熟,对了,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

可是太阳又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在我们出生亿万年前就已经存在,在我们离开亿万年后也将继续发光的星辰,肖时钦说,那是光,是热,是永恒。

我好像听懂了又没有听懂,于是我又问道,那太阳比莱特宁还要明亮吗?

是的,他点点头,或许比这地底的所有人工星辰加起来都要明亮!

这可让我吃惊了,莱特宁已经是我见过的最明亮的人工星辰了,比起隧道里的那些人工星辰不知道要耀眼多少倍。它最亮的时候,人们都不敢抬头仰望,可是这个人竟然告诉我,这样的莱特宁和其他洞穴的人工星辰加起来都不如太阳明亮!

那你见过太阳吗?我继续问道。

肖时钦摇了摇头,这世界上或许已经没有活着见到过太阳的人了,我们离开地面已经太久了。

这让我有些不屑,那你怎么知道太阳比所有人工星辰都要明亮?

肖时钦没有因为我的质问而惊慌失措,他慢条斯理地告诉我太阳是如何照耀、温暖着地面,让我们的祖先在地面上繁衍生息、孕育伟大而繁荣的文明。他说了许多深奥的词汇,我那时也没有完全听懂,可我却被他话语中的奇妙景象深深地吸引了——翠绿的、茂密的雨林,蔚蓝的、一望无际的海,密集而繁荣的城市、平静和宁和的村庄,那些与书里的记录重叠的存在,竟都是太阳所点亮的奇迹,而这样的奇迹没有任何一个人工星辰能够给予。

可惜我们已经失去了太阳,最后肖时钦这样说道。

那一天之前我从未思考过世界上是否有比莱特宁更加耀眼的东西,也从未知晓太阳是怎样的事物,可是他告诉我,我们已经失去了太阳的时候,我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与迷茫。或许是他所描述过的太阳下的景象太过美好,或许是他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那副奇妙的眼镜背后的双眼也带着同样的感伤。

 

肖时钦借走了我父亲的很多书籍,而后,在他停留在莱特宁的日子里,那些书籍被他一本一本地归还了回来,而我也他归还书籍的时候一点一点地了解着他。 

——比如他的父亲也是一位机械师,比如他已经走过不下一百个洞穴,见过不下一万颗人工星辰,比如他在寻找一条通向太阳的道路。

我经常在想,为什么肖时钦那么想要见到太阳呢?在莱特宁的照耀下我们拥有足够的食物让我们饱腹,也有足够的资源让我们建筑房屋、纺织衣物,我们的生活简单而美好,每个人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不必为生存烦恼、不必为未来忧虑。肖时钦如果愿意留下来,他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田地和房屋,况且作为维修保护人工星辰的机械师,村里的人们也会希望他能够留下来吧?

但这个问题我从没有问过肖时钦。每次我直视他的双眼,我都会觉得这样的问题,连问出口都是对他的亵渎——因为他的追求是那样的纯粹、那样的炙热啊。

 

我一直知道,肖时钦总有一天会离开莱特宁。不论路边的风景多么美好,踏上了旅途的人不会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停歇。随着父亲书架上的空洞被一本本重新填满,我隐约觉得肖时钦离开的日子也在逐渐接近,可是我没有想到,分别的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肖时钦从云梯上爬了下来,长久地望着莱特宁,然后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不论我多么不愿意相信,莱特宁都要熄灭了。

 

我从未想象过失去莱特宁的生活会是什么模样,树还会生长么?鸟儿还会鸣叫么?我还能看见我所熟悉的一切么?我无法回答,莱特宁的光芒一直如此明亮而安定,让人无法相信它会有熄灭的一天。

可是肖时钦告诉我,即使是太阳,也会有熄灭的一天 

我和他站在他的实验室里,这是我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了。肖时钦刚刚将莱特宁终要熄灭的消息传达给了村里的人们,整个村子从未有过如此寂静而不安的日子,我不想回家,便跟着肖时钦来到了他的实验室。 

这座并不算宽阔的房间里有一小角是他的书桌,桌上散放着书本与笔记,剩下的一半被他奇奇怪怪的机械堆放填满,而另一半则是一座巨大的模型。 

那模型由好多个椭圆的轨道组成,圆环一个套着另一个,每一个轨道上面都有一个球体以各自的速度、围绕着所有轨道正中的一个巨大球体运转着。肖时钦把窗帘拉了下来,骤然暗淡下来的房间里,只有那个球体发着光,明亮、温暖、安定而永恒。

不用肖时钦说我就认了出来,那是太阳。 

或者说,太阳缩小了几亿倍的模样,肖时钦补充道。

他告诉我,我们现在生活在从太阳往外数的第三个轨道上的球体里,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们还未失去太阳的时候,我们是住在这个球体的表面的。这个球体的表面不似模型一般光滑,我们曾经拥有最高的山峰与最低的谷地,也曾经拥有蔚蓝而易怒的海洋与苍黄而单调的沙漠,那些他刚刚来到莱特宁时跟我讲述过的,太阳所点亮的奇迹。

我盯着那个在第三条轨道上缓慢移动的小球,它比起“太阳”可要渺小太多了。与生活在它的内里的我们相比,太阳该是怎样巨大而宏伟的存在,而我们竟曾经拥有过它么?我比起任何时候都更能够理解,知晓着太阳的真相的肖时钦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寻找一条通向太阳的道路了。

等你终于找到太阳的时候,要将它带回地底么?我问道。

 是啊,但在那之前,我想要带一位朋友去地面,看看太阳的模样。肖时钦说着,嘴角勾起了怀念的弧度,讲起了他从前的故事。

 

他说,我的父亲是一位普通的机械师,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只是和所有的机械师一样,从一个村落走到另一个村落,帮助照看那个地方的人工星辰,并记下自己行走的路线,这样在和别的机械师相遇时便能够更新人类的版图。我父亲将我也教育成了一位合格的机械师,在我成年之后我们分道扬镳,虽然至到今天我也没能再见到父亲,但我并不为此而伤心,我知道我们都在为人类的生存尽己所能。 

我独自踏上旅途的第四年,来到了一个叫做泰尼格拉斯的村落,在那里我见到了地底最耀眼的人工星辰——是的,比莱特宁更加耀眼——也遇到了一位强大而温柔的、如泰尼格拉斯一般耀眼的人,他叫做王杰希。

他是泰尼格拉斯的首长,却不是一位天生的领导者。他读着古籍长大,既理解行星运行的原理、也知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其实他这样的人,本该是云游四方的学者,最不济也该是个不受束缚的机械师,可是一场疫病带走了泰尼格拉斯五成的壮年人口,也埋葬了他的自由。

对人工星辰的共同兴趣让我们逐渐熟络,我教会了他通晓人工星辰的方法,而他则教会了我晦涩难懂的古文字,借给了我记录着宇宙的真理与人类的热情的书籍,于是我才知道,即使明亮如泰尼格拉斯,也比不上太阳的万分之一。

王杰希借给我的书籍令我对科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让我了解了太阳下的我们曾经有怎样发达的科技、怎样璀璨的文明。但即便如此,寻找太阳也并不是我的梦想——是的,那是王杰希的梦想,因为已经无法由他实现,所以由我代为完成的梦想。

肖时钦说完后,沉默了许久。

我看着那个发着光与热的球体,内心泛起了沉重的酸涩感。它是如此的庞大、明亮、无所不能,可我们、曾经拥有过它的我们,竟不再知晓它的存在了么?我们曾经生活在那样灿烂而伟大的星辰之下啊,可有那么多的人竟已经不再向往着地面、不再向往着太阳,而那些真正了解太阳的人们,却被人工星辰那微弱的光芒所束缚,局限在地底,无从脱身。

我的脑海里有无数的画面纷乱交叠——为了挚友的梦想而踏上旅途的、孤独而执着的机械师;因为命运的捉弄、被责任与义务缠裹了脚步的、温柔而坚定的学者;地底最亮的人工星辰泰尼格拉斯;光芒万丈的太阳;还有犹如风中残烛一般闪烁明灭的、我所熟悉的、依赖的、人工星辰莱特宁——我有千万句话想要说,可最后我能够说的,只有一句带着哭腔的:那么我们能够去泰尼格拉斯么?你还记得去泰尼格拉斯的路么?莱特宁、莱特宁要熄灭了啊——!

我从记事起就从未在别人面前哭过了,因为即使是我这样的小孩子、在成长的日子里也逐渐地发现了,我们的生活安逸而规律,困难总是全村落的人一起解决,也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所以为了肯定能够解决的问题而哭闹是幼稚而无意义的。可是那一天,我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因为我已经隐隐约约地知道,这样安定平和的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是莱特宁的照耀让我们能够如此安稳地生活,而莱特宁,却要熄灭了啊。

肖时钦拿着手帕擦干了我的眼泪,却摇着头告诉我,即使是太阳,最终也是会熄灭的,更何况是泰尼格拉斯呢?

他说,我离开泰尼格拉斯的契机,是我们突然发现泰尼格拉斯的状况有些异常。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任何要离开泰尼格拉斯的计划,因为我总是觉得我还可以从王杰希那里学到更多、更多的事情,然而泰尼格拉斯竟然已经进入了逐渐熄灭的衰落期。

虽然身为机械师的我理所当然地明白,人工星辰和人一样有着生老病死。可是泰尼格拉斯,那个可能仅次于太阳的存在,我却带着私心地不愿意相信它会熄灭。但你也知道,人工星辰的熄灭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阻止,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收拾了行囊,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我邀请王杰希与我同行,可他却拒绝了我。因为在泰尼格拉斯的人们都离开之前,身为首长的他不会离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是的,他将和泰尼格拉斯同生共死。

泰尼格拉斯有很多老人,他们已经没有精力踏上不知终点的迁徙,而王杰希要陪他们一起等待终末。而我——

肖时钦抿了抿嘴唇,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一样,摸着后脑勺微微地笑了一下。

——我非常生气,他说道。现在想来,是无理的命运让我怒火中烧,泰尼格拉斯已经束缚了他整个青年时代的自由,如今还要埋葬他的生命么?多么无情!多么可笑!可是那时,我却是对着王杰希发了火,我指责他是个胆小鬼,没有冒险的勇气,宁愿选择和一群羸弱的老人畏缩在这个没有了未来的村落里,也不愿带领能够迁徙的族人寻找新的乐园!

多么无理的指责啊!王杰希明明是我所见过的最勇敢而无私的人。

我想,换做任何人站在他的位置上,一定会因为这样无理取闹一般的说辞而感到愤怒吧?可是王杰希,这个聪明狡猾的魔术师,他看透了我。我才是胆小的那个人啊,在泰尼格拉斯的时光已经让我无法想象失去这位挚友的生活——谁来描述那些远古时代的故事呢?谁来讲解那些天体运行的道理呢?谁来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我不曾了解,太多太多的世界我还未曾发现?

面对我的指责,王杰希平静地说道,是的,我要留下来,但你还能够继续旅程。答应我,告诉更多的人,我们曾经拥有过怎样富足而伟大的生命,生活在怎样璀璨而明亮的日光下,那样,我们一定会再度站在地面,再度拥有太阳!

我想,王杰希说着那些话的时候,一定是冷静而平和的吧,可是复述着他的话语的肖时钦,竟颤抖着、哽咽着,无法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又过了许久,我问肖时钦,你答应他了吗?

肖时钦摇了摇头,想想那个将朱丽叶的堂兄刺死在剑下的罗密欧吧,被愤怒与恐惧支配的人是没有理智的,只是个意气用事的傻瓜罢了。我没有理会他的请求,第二天便离开了泰尼格拉斯,踏上了寻找下一个村落的旅程。那次不欢而散的谈话便是我见到王杰希的最后一面。

我非常后悔,可是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回头了——更何况,我能够为他做的事,就只有将我从他那里学到的一切传达给更多的人,这样总有一天,会有人找到一条通向太阳的道路吧?

肖时钦像是提问一样说出了那句话,可是我知道他并不期待我的回答。是的,我们一定会再度站在太阳之下,我会这样回答他,但是这由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共同的沉默让房间陷入了寂静,只有那些星星安定地运转,太阳的模型发出了微亮的光。

 

我们很快便决定离开了,人工星辰的熄灭容不得我们犹豫。莱特宁的周围有着许多通往未知的隧道,但是它们都很久未曾见过人类的足迹了。我们不知道需要走多久才能到达下一个拥有足够明亮的人工星辰的洞穴,于是我只带了一个随身的行囊,里面只放得下最轻便、最重要的东西。而那些让我爱不释手的、充满了神秘、奥妙与幻想的书籍,我也只好丢弃在书架上。我曾经以为离开会是暂时的,我们很快会找到下一个可以居住的洞穴,然后我会沿着我们去时的隧道返回,将它们带走。

但那是我最后一次站在那个摆满了书籍的房间,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肖时钦。

这位机械师也即将离开莱特宁,他选择了与我们不同的道路。临别的时候,他归还了最后几本从父亲那里借来的书,并将一本笔记交给了我,告诉我这是人类的历史、现在与未来,我们曾经拥有过太阳,现在失去了它,但我们一定会再次站在阳光之下。他说,等到那个时候,你们会需要明白如何在太阳下生活,你们会需要这些知识。

我问他,难道你不需要吗?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我都记在这里了,这些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我摸着那本笔记粗糙的封皮,郑重地将它放进了我那个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行囊里。

肖时钦走了,和他来的时候一样,鼻梁上架着那副奇怪又可爱的眼镜,身上披着那件皱皱巴巴的白大褂,背包鼓鼓囊囊的,装满了稀奇古怪的机械。

 

后来,我和家人在迁徙的路上偶遇了一位来自泰尼格拉斯的少年。

我们围坐在隧道中的一颗人工星辰四周,寒冷使我们无法入眠,却又疲乏得昏昏欲睡。即使是我们之中最小的孩子也知道,屈服在冰冷睡意下的人是永远无法苏醒的,于是我们强打着精神,聊起了各自在踏上旅途之前的生活。

坐在我对面的少年说道他来自泰尼格拉斯,我一下子来了兴趣,便对他说道,有人曾经告诉我,泰尼格拉斯是他所见过的最亮的人工星辰,或许是仅次于太阳的存在。那位少年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他说,是啊,大家都说泰尼格拉斯是地底的太阳,直到我离开的那一天它依然是那样明亮,耀眼得让我无法相信泰尼格拉斯会有熄灭的一天。

我想起了肖时钦,那个温柔又疯狂的科学家,深沉又直白的哲学家,他说过什么来着?即使是太阳,也会有熄灭的一天。 

少年瞪大了眼睛,他问我,那位称赞了泰尼格拉斯的朋友,是否是一位带着奇妙眼镜的机械师?我这里有一封信,来自我的老师,我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将这封信转交给肖时钦先生。

 

后来,我从不离身的行囊里便多了一封来自王杰希、寄给肖时钦的书信。我将它夹在了肖时钦送给我的笔记里。 

在那些因为寒冷而无法入睡、漫长而无所事事的黑夜里,我借着隧道中黯淡的人工星辰的光,无数次地翻阅肖时钦所记录的、人类在太阳下积累的知识。当我所能读到的只剩下这一本笔记的时候,就连那些晦涩的数字与符号看起来都别具美感。我偶尔会猜想,哪些知识是王杰希告诉肖时钦的呢?又有哪些知识是从我父亲的书籍里得到的呢?那位机械师踏上旅途之后,在漫漫长路上不断积累的知识,是否填补了他失去了太阳的悲伤呢?

我把那封信当做了书签,它的位置也随着我的阅读,无数次从首页移到尾页。我透过信封摸着里面薄薄的信纸,想像里面究竟书写了怎样的文字也成为了我看不到尽头的旅途中的一种消遣。

 

后来,我从一个洞穴迁移到另一个洞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工星辰渐渐暗淡、熄灭。

偶尔,我仍会翻出那封来自王杰希的信件,信封外用隽秀的字体写着肖时钦的名字,清晰得宛如昨日。我想,就像人类失去了太阳不该是我们的结局一样,肖时钦与王杰希的故事也不该完结在他离开泰尼格拉斯之后。于是我拆开了那封信件。 

我知道,他们的故事确实拥有了一个被阳光所照耀的、通向太阳的结局。而我们也一定会再度拥有太阳,我对那样的未来充满希望。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肖时钦,来自泰尼格拉斯的信件也无从寄出。可能我这辈子都见不到肖时钦了吧,地底的洞穴一个连着另一个,绵延不绝,而人类在死去,人类也在重生,有一天我会永远沉睡在地下,但是在那之前,我或许还能够见到太阳。

我想要站在阳光下,对新世界诵读那封信件——

你便去寻找太阳吧!

趁着年少,趁着了无羁绊。

不要回头,

不要让黑暗缠裹你的躯干、 

停下你追寻光明的脚步。

而我,我要守在这星辰的终末, 

直到最后一缕光芒离开。

在永夜降临之前,我将随时间一同倒转,

站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

等待你带着太阳归来。


END

评论(5)

热度(56)